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新闻 >

把握影响青少年健康的社会因素

  • 健康新闻
  • 2020-12-02 13:34
  • 管理健康网

  青少年健康不仅事关个体成长与幸福,更关乎社会可持续发展与国家竞争力增强。伴随社会经济水平的迅速提高,我国城乡青少年营养状况均得到明显改善,身高等生理指标显著上升。但与此同时,青少年各年龄段的身体机能和运动素质却在逐渐下降。因此,探问影响青少年健康的社会因素就显得尤为重要。

青少年健康

  社会环境因素影响青少年健康

  事实上,青少年健康水平下降并不是中国所独有的现象,而是世界很多国家共同面临的挑战。面对青少年健康水平普遍下降的问题,学者们进行了积极而广泛的探索。一个基本的共识是社会环境因素而非基因在起作用,特别是生活方式的改变,如身体活动减少、屏幕时间增加。

  社会现代化的标志之一是大量体力劳动逐渐被机械工具取代,无论是在家庭生活、交通出行还是工作场所中,这种特征都越来越明显。世界卫生组织资助的对146个国家/地区约160万名11—17岁学生的调查表明,77.6%的男生和84.7%的女生身体活动水平不达标;我国学生身体活动达标比例较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偏低,女生则更为严重。这使他们当前和未来的健康都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罹患肥胖、高血压、糖尿病、肿瘤等的概率都大大增加。而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及新媒体技术的发展,更是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产、消费、学习、休闲娱乐等方方面面的行为,大大减少了身体活动的机会,增加了屏幕使用时间。2002—2010年,青少年看电视时间略有下降,但这种下降远不及电脑使用时间的大幅增长。平板电脑、手机等的使用已经构成了青少年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的休闲活动往往是基于屏幕的、静坐的,而不是户外锻炼、运动或玩耍。也就是说,对于成长在这一时代的青少年而言,一方面坐享技术发展带来的高效与便利,另一方面也面临着独特的健康风险。

  而在我国,除了社会技术发展所带来的身体活动减少、屏幕时间增加外,青少年还要承担因激烈教育竞争和压力带来的更多课业负担,相关意见和讨论常见于街头巷口、大众传媒中。多项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学生做作业时间、上课外班时间都增长明显,而且领跑全球,远超国际同龄学生平均水平。

  准确把握影响健康的社会因素

  身体活动减少、屏幕使用时间增加、课业负担过重,被视为当前影响青少年健康的重要社会风险因素。其中,前两者主要是社会技术发展带来的,在全球具有普遍性;而第三者与我国特殊的社会文化传统和阶层流动状况有关,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因此,倘若要更加全面、准确地把握当前我国青少年健康的社会影响因素,并制定科学有效的政策、提升干预效果,就需要将这三者纳入同一框架进行比较分析。原因在于,倘若这三者均对青少年健康产生负面影响,那么忽略任何一方的估计都可能因为遗漏重要变量而产生偏误。更为重要的是,任何孤立的分析都无法考察各风险因素效应的相对大小,难以为相关社会政策制定找到重点与方向。进一步,这种比较分析至少可以从两个层面展开。一是在较为宏观的层次比较身体活动、屏幕使用时间、课业负担的相对效应大小。二是不同风险因素本身都是多维度的,如身体活动包括任何消耗能量的身体移动形式(如家务劳动、上下学交通方式),而不仅仅是体育锻炼;屏幕使用时间有学习型的、娱乐型的、社交型的,有的基于电视、电脑,有的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平板电脑等;课业负担有源自学校的、有源自家庭的,可以分为校内、校外。对各因素不同构成部分影响的比较分析同样重要。

  无论是身体活动、屏幕使用时间还是课业负担,最终都要体现在个体的日常生活中,在时间上具有竞争性,即这些影响青少年健康的风险因素可能是一种此消彼长的关系(因为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但一些经验研究却发现并非如此。比如,中学生课外学习时间与体育锻炼时间呈正相关。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身体活动、屏幕使用时间、课业负担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相关抑或无关,正相关还是负相关?课业负担减轻是否一定会带来身体活动的增加,身体活动增加必然意味着屏幕时间减少吗?身体活动、屏幕时间、课业负担三者是否联动?究竟是什么占据着青少年的身体和生活?回答类似疑问,也需要将这三者纳入同一框架进行分析。

  多措并举保护青少年健康

  促进青少年健康是健康中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基于我国青少年群体的,就身体活动、屏幕使用时间、课业负担对健康的影响进行专门分析的实证研究并不多见,并且已有文献多是就其中的某一个展开分析,偶尔同时考虑两种因素,很少有研究将它们纳入同一框架考察,既比较其相对效应大小,又分析其间的联动性。基于中国人民大学主持的“中国教育追踪调查”数据,围绕上述问题进行分析,得到如下初步的结论:第一,身体活动、屏幕使用时间、课业负担均对青少年健康具有显著影响。其中,身体活动的影响为正,体育锻炼如此,家务劳动亦如此;而屏幕使用时间、课业负担总体上会降低青少年健康水平,特别是上网、玩游戏时间和过长的校外学习及作业时间。第二,身体活动对自评整体健康的影响最大,屏幕使用时间对心理健康的影响最大。也就是说,尽管课业负担长期被视为导致我国青少年健康水平下降的重要原因,但它并不是最大危险因素。第三,身体活动、屏幕使用时间、课业负担在时间上并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是多表现为正相关或无关。这说明它们的形成和发展有着相互独立的社会原因,同时也意味着任何单方面的政策措施与努力都不会改变其他风险因素。各风险防控应同时进行、多措并举,否则将事倍功半。

  当前,身体活动不足和课业负担对青少年健康的危害在社会各界已得到充分的认识,增强体育锻炼、减轻课业负担也成为多项国家战略和计划的重要内容,但对屏幕使用时间的健康影响似乎还重视不够。由于身体活动、屏幕使用时间、课业负担的健康效应具有独立性,在强调增加身体活动、减轻课业负担的同时,还要控制屏幕使用时间。否则,前者的努力很可能被后者无声消殆。这对于青少年心理健康尤其重要。现如今,数字媒体已成为人们获取信息、通信联系、生活消费、休闲娱乐的重要渠道和载体,是个体融入并适应现代社会生活的需求。出生并成长于这一时代的青少年,对电子屏幕有着天然的亲和性。如何“逆”这种社会潮流保护青少年健康,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站长微信

猜你喜欢

站长微信